注册杏耀:脚一抬就能跨越国境,瑞丽边境如何开展疫情防

  与缅甸山水相连、田畴交错、村寨相依,使云南省瑞丽市长达169.8公里的边境线上,涌现出“一院两国、一井两国、一街两国、一桥两国”的独特景观,也从另一个侧面揭示出瑞丽面临的边境疫情管控压力。

  9月12日,两位偷渡入境的外籍人员在云南瑞丽确诊新冠肺炎,使瑞丽再次陷入疫情防控的紧张状态,边境管控力度也进一步升级。9月14日晚,瑞丽市召开发布会通报:在原有48个抵边封控执勤点的基础上,增加设立188个群防群治点,强化边境巡逻。

  输入疫情发生后,瑞丽边境上的防控措施是否到位?防控升级后的边境管控成效如何?在瑞丽边境防控一线,看到了这些……

  技防凸显管控效能

 

  在瑞丽畹町口岸一公里界碑处,可以看到,以畹町河为界,中方一侧建起了高高的防护隔离栏,并设置了铁丝网、摄像头。

  走近防护隔离栏,防护栏上方安装的声光雷达报警系统立马传来语音警示:“警戒区域,尽快离开……”

  瑞丽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寸代鹏介绍,界河防护长廊于2019年上半年建设完工,全长近4公里,投入逾600万元。建成后,有效阻断了该段边境线的非法出入境现象。

  界河长廊的防护设施,技防到位,管控措施明显。不过,在畹町,目前并不是全部的边境线都有条件建起这样的隔离设施。据介绍,类似一公里界碑处的边境防护隔离设施,在畹町目前只建设了10公里左右。

  “有的地段以河为界,有的以田埂为界,有的地段直接为‘一村两国’。”寸代鹏坦言,瑞丽169.8公里的边境线,江河段有105.1公里,陆路有64.7公里,没有天然屏障,大小便道超过70条,田埂小道不计其数。“不能物防、技防到位的,就加派人手严防死守。”他说。

  巡逻道上增设执勤点

  沿着畹町的边防巡逻道一路行进,只见沿途间每隔20-50米,就有一座帐篷,每座帐篷里均有人值守,沿途还随时可见有警察拉着警犬在巡逻。

  据了解,今年1月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畹町在辖区28.646公里长的边境线上设置了20个封控点,由当地派出所民警、民兵、村委会干部、护边员等组成的值班人员轮班24小时值守。

  9月12日,先前偷渡进来的两名缅甸籍人员确诊后,防控措施进一步升级。

  瑞丽市委常委、畹町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尹忠德介绍,畹町在原有20个封控点基础上,又紧急增加了36个前哨点,抽调了120名党员干部组成党员突击队分赴各个前哨点值守。

  “我们将辖区内的边境线分成10段,分段挂包,明确了挂包领导、责任单位、责任人、挂包范围以及巡逻人员。”尹忠德指着设置在巡逻道上的一处公示牌介绍道。

  严防死守,效果立竿见影。

  “你们赶紧退回去,如果不听劝阻非法越境,我们就要报警了!”9月16日早晨,在边防巡逻道第14号前哨点值守的畹町经开区机关干部陈宏和同事发现,边界河对岸有2男1女站在岸边观望,试图蹚水过来,陈宏和同事及时喝止了他们。

  “万一对方不听劝阻,有突发情况咋办?”

  “不怕,每个执勤点都在相互视线范围,平时有情况可以及时联动。另外,边防派出所警力也一直在巡逻,杏耀注册,每过几分钟就能见到他们的身影。”陈宏说。

  尹忠德介绍,9月12日疫情防控升级以来,至9月16日上午,畹町辖区已经抓获54名非法入境人员。其中,有21名为之前非法出境的中国人,有33名为试图偷渡入境的缅甸籍人员。

  边境村寨封堵严密

  在瑞丽市勐卯镇团结村贺哈小组,该小组与缅甸村寨相依,双方田地更是犬牙交错。

  站在贺哈小组段的边境线内看过去,只见对面缅甸村庄离得最近的房屋,距离只有七八米。在房屋背后,因双方土地紧挨在一起,国界分界线就是一条小水沟,脚一抬就能跨越国境。如果没有当地人介绍,外人根本分不清国界线在哪里。

  在这之前,贺哈小组管边控边主要靠人力巡防。今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连接两边村寨的道路被及时封堵,并设置了隔离墩和隔离网,至今一直没有挪开。

  在现场了解到,9月12日后,贺哈小组靠近边境的村道外沿,开始紧急施工建设防护网,目前挂置铁丝网的铁杆已经立起了大部分,正在加紧设置防护铁丝网。

  当然,防护网并不能保证完全按照界线走向设置。贺哈小组部分田地将被拦在防护网之外。“有田地在防护网之外的地段,将考虑通过设置可开合的小门等形式,方便村民耕作。”寸代鹏说。

  在贺哈小组这样与国外村寨连结紧密的村寨,建防护网外还远远不够,如何加强防护?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s://wzzsd.comhttps://wzzsd.com/luntanmenhu/215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