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杏耀: 《公约》是各方海洋法立场的微妙平衡

  对话合作应对南海争议,同声共气反对外部搅局

  ——外交部副部长罗照辉在“合作视角下的南海”国际研讨会上的主旨演讲

  各位来宾,

 

  很高兴参加本次研讨会。今天我们将讨论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:南海的和平与合作。

  我们刚刚聆听了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鼓舞人心的致辞。他阐述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,并引导我们从积极和建设性视角看待这一问题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,单边主义和贸易霸凌主义盛行,美国搅局南海,遏阻中国,世界面临的不确定、不稳定因素增多。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将于下周举行。本地区国家就南海问题发出的信号无疑将引起关注。

  在此背景下,中国愿重申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承诺没有变化。正如王毅国务委员在致辞中所言,我们将继续同东盟国家一道努力,共同把南海建成和平、友好、合作之海。

  中国和东盟国家是搬不走的邻居。今年是中国加入《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》第17年,是我们签署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第18年。明年将迎来中国—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。当前,东盟已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。尽管疫情蔓延和全球经济下行效应叠加,今年上半年,中国和东盟贸易总额达2990亿美元,逆势增长5.6%。去年,双方人员往来超过6000万。

  上述事实表明,双方接触的历史就是不断加深互动的过程,也是管控南海争议的过程。中国和东盟的关系是全方位的。南海问题只是一小部分。当然,如果我们能妥善处理这一问题,双边关系会更上层楼。反之,双方关系将会蒙尘。迄今为止,我们做得很好,我们要保持这个势头。

  第一,中方坚持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,通过对话合作管控分歧。

  中国最早发现、命名、开发利用和有效管辖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。1933年,法国侵入南沙群岛部分岛礁,中国政府提出严正交涉。二战期间,日本非法侵占中国南海诸岛。二战结束后,中国收回南海诸岛,并于1948年公布了南海断续线,此后很长时间没有国家提出异议。上世纪70年代在南海发现油气资源,有关国家才开始提出领土主张。80年代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出台后,南海有关沿岸国产生海域主张重叠,使争议进一步复杂化。

 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,中国在南海的主张具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。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。从上世纪80年代起,中国一直倡导“搁置争议、共同开发”,从未强迫哪一国接受。有关这一倡议的讨论还在进行。南海争议区有近千口油井,但没有一口属于中国。虽然我们也需要油气,但我们主张共同开发,不想通过单边开发使问题复杂化。

  中国与东盟国家一道致力于遵守《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》的义务,全面落实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。中方提议在三年内完成“南海行为准则”磋商。新冠肺炎疫情延缓了“准则”磋商进程。但我们有信心以更高效的方式、更高的质量加快磋商进程。好消息是,明天将举行“准则”磋商相关工作层线上会议。

  中方倡导建立“南海沿岸国合作机制”,积极推进泛南海经济合作;中国已准备好与东盟国家打造蓝色经济伙伴关系;我们已就建设海上丝绸之路达成共识;我们正在推进“陆海新通道”建设;我们可以利用中国—东盟海上合作基金更多造福地区人民。

  第二,中国是国际法治的坚定维护者和建设者,支持依据包括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在内的国际法处理南海问题。

  《公约》是各方海洋法立场的微妙平衡。它对各海域法律地位、各国权利与义务以及主要海洋活动等做出了规范,是关于现代国际海洋秩序的重要法律文件。中国作为《公约》缔约国,一贯恪守《公约》,严格遵守《公约》义务。

  另一方面,尽管《公约》极其重要,但它并非海洋法的全部,在其之外还有一般国际法。《公约》前言第8段明确表示,“确认本公约未予规定的事项,应继续以一般国际法的规则和原则为准据”。《公约》生效后仍有运用其他国际法处理海洋争议的国际案例。此外,有关国家和地区通过区域性规则或安排处理海洋主张重叠问题,如地中海相关沿岸国、里海沿岸国等。

  客观认识《公约》的权威性和局限性,是对其进行正确解释和适用的前提。南海问题不仅涉及《公约》,还涉及领土主权,只有全面准确适用包括《公约》在内的国际法,才能求得妥善解决。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s://wzzsd.comhttps://wzzsd.com/qiyewangzhan/12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