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耀注册:陕甘宁边区如何开展司法调解工作

  陕甘宁边区如何开展司法调解工作

  1943年6月,陕甘宁边区政府发布命令,颁布首个调解法规——《陕甘宁边区民刑事件调解条例》(以下简称《条例》),要求“各级干部特别是司法干部,应详细研究,耐心执行,以达减少诉讼,增进人民福利之目的”。经过不懈探索和有力推进,司法调解成为边区“大调解”工作的领跑者和主力军,赢得了广大群众的称赞和信任。

  贯彻基本精神,保证司法调解工作方向不偏

  《条例》是做好新民主主义社会民间纠纷调解工作的基本遵循,其基本精神就是“宜调应调,减少讼累”。边区高等法院一以贯之执行边区政府命令,指示边区各级司法机关深刻领会好、坚决贯彻好《条例》的基本精神,保证司法调解工作方向不偏、力度不减。  

  从司法调解的角度去看,《条例》对宜调原则规定了两个必须条件。一是宜调的范围包括一切民事案件和《条例》所列22种类型刑事案件之外的其余各类刑事案件;二是当事人同意调解。针对当时对刑事案件是否宜调的争议,《条例》颁布之初边区高等法院重点就刑事案件的调解工作进行了阐释,指明了刑事案件宜调的工作方向。一方面明确了17个类型的受害主体属于私人的刑事案件,要求大胆试行调解,特别指出伤害、侮辱、毁损及侵占私有财产等案件要先行先试。另一方面明确司法干部要“斟酌实际情况,得受害人同意,以及刑事政策上的实益,灵活运用,分别办理”,确定宜调或者不宜调。还专门举例说明:比如要留心考察刑事被告人的品质、知识、职业、生计等,“如其平日是务正业的,并非恶劣或二流子之类,而其家庭生计又全赖彼一人维持者,偶一触犯刑章,可以利用调解方式进行调解”。又如盗窃罪,对初犯者,如果能让被害人恢复其损失获得实益则宜调解,对累犯者不宜调解。

  在司法调解工作实践中,尤其在县一级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强迫调解、调解一些不宜调解的刑事案件、宜调的案件没有调解而简单化一判了事等偏离“宜调应调”基本精神的情况,群众意见也很大。对此,边区高等法院专门发出指示进行纠正,重申基本精神。特别指出:“调解不是诉讼的必经程序,杏耀注册,不得加以任何阻止或留难”“刑事案件如反革命、土匪、杀人、抢劫、盗窃、拐骗、赌博、吸大烟、贩毒等危害社会行为,须送司法机关审理,一律不准调解。刑事案件,如属因一时气愤或过失引起的轻微伤害,群众不反对调解者,亦得调解解决”。

  推行操作实务,促进司法调解工作规范开展

  边区高等法院着眼于增强司法干部的调解工作技能,基本构建起司法调解工作全链条式的操作实务,通过下达指示、司法工作会议报告、法院院长解说等方式予以推行和解释,尤其要求司法干部重视细节把握,促进司法调解工作规范开展。

  在程序步骤上,要求司法干部必须将案情全部了解,得出是非曲直之所在,还必须了解当事人心理,以及当事人的生活情况,酌定调解方案。而后耐心说服,获得双方当事人的自愿承诺。指出当事人“以气争时,待毕其词,再为说服”。

  在工作态度上,指出调解过程中司法干部要平和、耐心。“平和”要求“始终如一,勿矜才,勿生气,寓教育感化之意于处理案件中”。“耐心”要求“一次、两次不能解决,可展缓时日,留当事者以融解醒悟之机”“如初次调解承诺后,复又翻异者,亦可再次进行调解,要耐得烦,忍得气,态度要庄正诚恳,要苦口婆心,不可存躁急和厌恶的心理”“人非草木,总有回心化悟之时。倘仍固执不悟,无理而争持不休,再予以合理判决”。

  在提出调解办法的原则把握上,强调要遵守政府政策法令,照顾民间善良习惯,既合人情又合法理。违反政府政策法令或迁就民间落后习惯都是错误的,必须予以耐心的说服和纠正。举例“如济贫恤幼、土地永佃权、开荒三年不问主等,就是善良习惯;户族买卖优先权、为儿打砂锅等,就是落后习惯”。

  在调解笔录制作上,要求司法干部必须记录双方当事人承诺的条件,当场朗诵无误后,由双方当事人署名盖章或指印存卷。再照此双方承诺的条件制作调解笔录,并写明系双方各自情愿并无压抑强迫字样,送发双方当事人收执为据。

  树立学习标杆,引领司法调解工作迈步前进

  1944年1月,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在边区政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所作报告的“关于改善司法工作”部分首次提出“提倡马锡五同志的审判方式”的工作要求。1944年3月,《解放日报》刊登题为《马锡五同志的审判方式》的文章,用一个判决案例和两个调解案例解读了什么是马锡五的审判方式,最后归结为“一句话:马锡五同志的审判方式——这就是充分的群众观点”。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s://wzzsd.comhttps://wzzsd.com/qiyewangzhan/2350.html